狂热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们(十六):如何分辨乌合之众?

2020-07-23作者:

人生如戏,有些人知道自己在演戏,而有另一挂人分不清现实与戏剧。

当狂热席捲的时候,许许多多的乌合之众说着乌合之众的语言,而台上的政客也说着乌合之众的语言来掀起另一波狂热。对于旁观者来说根本没有办法分辨这些讲话相同语言的人,到底谁是政客而谁又是乌合之众? 毕竟当政客有着优良的表演技巧的时候,是足以顺利在角色当中转换,尤其那些说着乌合之众语言的政客,多半在那当下,恐怕也深信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看起来跟乌合之众没有差异。

如同所有媒体都希望自己的资讯能够触及到所有大众,而这些内容必须是大众所喜欢的,才会被持续关注,所以在内容上会极其的讨好或是极其的讨厌,无论是哪一种才有生存的空间。我们所接触到的所有资讯,都是针对乌合之众而来。而对于所有懂得政客语言的政客来说,要让乌合之众了解问题是不可能的,所以将这些真实的文字包装成政客语言才有办法传播。但媒体的受众也包含了非乌合之众,高明的政客也希望能获得这些人的支持。

这时候高明的政客就会说出富含两种意涵的政客语言,在这种资讯当中,不只可以满足乌合之众对于政治的幻想和恐惧,他们得以单纯的依靠形象思维的方式来了解这些资讯的意涵。而对于非乌合之众的人来说也能透过一些枝微末节的零碎资讯来拼凑出真正释出的讯息是什幺。

狂热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们(十六):如何分辨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只会用形象思维,对于讯息背后所隐藏的讯息则是一无所知,除了拼凑需要花费脑力之外,他们过度相信这些表层的政客语言而导致迷失了自我的理性。在乌合之众当中不乏那些高知识分子和专家学者,但是当乌合之众陷入意识形态的狂热之时,讲出来的话即便不符合逻辑和理性,他们依然深信不疑。

分辨乌合之众的方式非常容易,他们对于自己的想法几乎是无条件地相信,而且只认为自己的资讯才是正确的,会无条件的过滤那些自己不喜欢的资讯;甚至当自己的想法出现矛盾之时,为了减少自己内心的冲突,他们会选择拿至高无上的目标来让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就有如那些极端台独者想着各式各样的方法去争取曝光,一心只想着要改国号和建国,却从来没有想过靠着这样的手段,到底有没有办法让更多人愿意支持这个方向。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极端统派,他们的作法也是各种荒谬,包含打人和鄙视年轻人的种种作法只会让自己逐渐边缘化,但他们自己却是丝毫不在乎。

当然也有不是那幺极端的乌合之众,但通常他们也具备了许多自身矛盾而不自知,当点出他们想法上的矛盾之时,他们通常拒绝承认这些矛盾的存在。因为他们深信某个政客所说出来的话是不可质疑的真理。当对于事务的讨论走到这一环节时就应停下,因为信仰是无坚不摧的,而当乌合之众说出信仰的时候,那也就代表这段讨论已经进入没有意义的阶段了,唯一的意义只剩下乌合之众不断的证明自己是乌合之众。

分辨真正的乌合之众容易,但若是要分辨像是政客般的假乌合之众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理解舞台差异的人可以轻易知道,那些宣传用的政客语言只有在公开场合的舞台上会说,但这个时代已经很难区分公共场合和私人谈话。

狂热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们(十六):如何分辨乌合之众?
公开发言从来就不是讲给对手听的

过去的公开发言是很好区分的,包含在大型媒体上面发言、大型舞台上发言或是对着能运用媒体的记者发言,凡是会因为这次发言而传播到远方的发言都会是公开发言的一种。但随着网路化的进步,社群网站纷纷林立,各式各样的自媒体和爆料平台四处皆是。凡是发言几乎都可以被视为公开发言了,私下谈话的机会大概只剩下与朋友隐密聚餐当中的谈话,而这些谈话本身就是私人的,更不可能被传出,因此我们只剩下公开发言的内容能够参考。

首先我们必须要先了解公开发言的本质。所谓的公开发言并不会针对特定的对象,即便是透过媒体的隔空喊话也不会喊给该对象听的,而是喊给广大的乌合之众听,而对象回话的时候也是喊给乌合之众听的。在这检验公开发言的过程当中,我们首先要思考不同情况下的利弊得失。

政客知道如何讨好别人,所以因应环境的不同而做出各种发言就成为政客的基本技能之一,这也等同于政客的发言必定伴随着双重标準。分辨乌合政客的方式就是检验他在不同场合的发言是否仍然保持单一标準。单一标準的发言极其容易得罪他人,尤其面对劳工团体和资方团体的发言必须由不同的角度切入,面对男人和女人也要用不同的说法来让双方都觉得满意和开心。如果看到政客在错误的场合依然坚持着自己经常说的话,就会发现这个政客其实只是个乌合政客。

次者就是坚持角色的政客,是否有因为自己角色的定位而得到任何的好处?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每个人图利自己的方式皆不同,有人想博名声、有人靠卖书赚钱、有人靠政治献金赚钱、有人靠着通告费生活更有人依附选举营利。我们靠着分辨政客的这些发言能否替他自己谋取更多利益来分辨乌合与否。有些时候一群政客为了达成抹黑另一个政客的目标,会共同架构一套完整的阴谋谎言来尝试欺骗所有人。

在这套阴谋当中,我们找得到动机、利益和手法等等,看起来几乎完美无缺的缜密计画,但许多时候的动机却是经不起理性的考验。对于乌合之众来说,他们深信仇恨会导致一个人报仇,却没想过仇恨本身也需要足够高的价格才会使人动手。因此许多这种阴谋论当中的动机就会单纯沦为简单的仇恨,而更常时候这些动机本身的利益根本不足以推动阴谋本身,对于乌合之众来说他们没有能力了解金钱数目大小所代表的意义。

例如当乌合之众认为一台国产车可能需要70万的金额就能购买,当一台限量高级跑车需要的成本除了购买本身之外,也包含维修的不方便、可能耗损的风险等等就是乌合之众无法想像的。适用于乌合之众的阴谋要符合大众生活中的常识,但这套阴谋却未必能够同时适用于理性知识的检验。

狂热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们(十六):如何分辨乌合之众?

分辨乌合之众最大的好处是找到非乌合之众。在政治上面,当我们发现某个政客其实是乌合政客之时,我们可以知道他必定是别人的一颗棋子,这颗棋子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路线,甚至思维都只会专注在自己的路线上,从未看过其他可能的道路。而聪明的政客即便知道自己在别人的棋盘上,但他可以扮演棋子也可以扮演一条有生命的狗,更可以在某些情况下反客为主的掌握局势动态。观看一个政客是否有机会登上大位,就看他乌合的程度有多低,以及愿意演出的乌合程度有多高。

分辨生活周遭的乌合之众也是十分有用的。我们人生总是会面对许多困难和问题,而我们自然会需要许多拥有理性分析能力的人与自己进行利弊讨论。除此之外当我们寻找合作伙伴的时候,伙伴的分类也分成策划和执行,我们要寻找拥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当作共同策画者,而找寻乌合之众当作计画的彻底执行者,毕竟没有人比乌合之众更适合这个角色。

但历史的经验揭示了政客许多时候的无奈,当自己讲多了乌合之众的语言,当自己在多重身分中切换时,许多的政客也迷茫在自己创造的角色幻境当中。在戏剧理论当中经常会有角色灵魂反过来吞噬了演员本质的案例,在政治上由于政客需要拥有表裏两层样貌来处理选票和利益问题。谈利益的那个面孔是政客维持理性的最后理由,可是当利益结构都被表层的乌合之众语言给说服之后,似乎政客连维持理性的理由都消失了。

那就等同于政客被自己的角色给完全吞噬了,当理性的理由消失之后,自己只剩下狂热的政客身分,而这股狂热也没有办法由自己所熄灭,只能带着狂热不断地前进,反正早已分不清真实与戏剧的界线了。

乌合之众系列文主要参考书目《乌合之众》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群众运动圣经》艾瑞克・贺佛尔Eric Hoffer《君主论》马基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异常流行幻象与群众疯狂》查尔斯.麦凯Charles Mackay《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高夫曼Erving Goffman《语言与人生》S.I.早川、艾伦.R.早川《神话的力量》坎伯Joseph Campbell《千面英雄》坎伯Joseph Campbell《人及其象徵:荣格思想精华》卡尔.荣格Carl G. Jung《自私的基因 》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英雄与英雄崇拜》卡莱尔Thomas Carlyle《我的奋斗》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

相关推荐

热门文章

E-sports competition

07-28

空间魔法师

现今台湾车市中,一般1.6升或是1.8升的车款,车长大约在4.4至4.5米左右,而在此车身长度下,车 ...

07-28

空降60天 翁文祺的改革大计在哪里

前中华邮政董事长翁文祺空降接任永丰金董座,两个月来行程满档,分行营业厅的美化外人看得到,内部更纷纷 ...

07-28

空降台湾饶坛的重磅超新星!Pony5ibe 将以 Emo r

台湾饶坛新人辈出,大环境与之蒸蒸日上,在全新世代的 Rapper 不单单侷限于正当红的陷阱音乐曲风, ...

07-28

空降洛城无望?外媒曝詹皇不会去湖人:他知道他们真正想要谁

虽然只是遭遇了一场苦涩的季后赛失利,但这几乎是LeBron James近10年职业生涯中最艰难局面。 ...

07-28

空降洛杉矶!一览 Nike Jordan Brand 热血

Nike 为了展现对篮球的热爱,选在洛杉矶降落 Jordan Brand 的私人飞机,并铺上红地毯, ...

07-28

空难、船难 保险最高理赔千万

旅游意外若涉及人命,其牵涉的巨额赔偿可能使业者直接倒闭,而受害消费者则求偿无门,因此,一个注重游客 ...